本站搜索关键词:西安播音主持培训 西安播音主持 西安编导培训 西安播音主持培训学校 西安影视表演培训 西安艺考培训 西安影视表演学校 西安编导培训学校
 
  开课计划
  点击排行  
《晚秋》影评
《公民凯恩》影片分析
影片赏析——《无间道》
编导课程练习
命题小品的几种命题类型
影评《俺爹俺娘》
文 学 常 识
国庆节校园广播稿
  联系方式
电话: 029-87246800
手机: 13384971264
邮件: 949089639@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下载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下载中心
影评《俺爹俺娘》
时间:2013-9-23 点击:2426 次 文字大小:

 

 

影评《俺爹俺娘》

 

 

艺考生必备阅读练习

 

影像的感情

  首先说我对这片的感受,两个字,感动。看过后很想为自己的父母做点什么事,父母养育自己这么多年,不是一句话就可以回报的,但是往往自己一句贴心的话就可以让父母觉得足矣,父母的要求很简单,只要孩子过得好,只要还记回家看看得自己,打个电话问一声就好……表示爱的方式有很多种,用照片留住自己的父母。想想小时候爸妈不也是想用相片留住孩子美好的童年时光吗?于是我有了那么多的相片,有了那么多的记忆,想摸又不敢摸猫的可爱表情,骑在假老虎背上张大嘴和老虎比嘴大的样子,拿着面包傻傻看着镜头的,和哥哥姐姐在江畔的,哭的,笑的……很想从现在开始回家的时候在父母身边的时候每一天都拍下来记录下来。每个人都有想留住的最亲爱的人吧。《俺爹俺娘》就是这样用最真挚的感情,最淳朴的民风感动着,影响着观众。 

   

  其实刚开始看的时候我觉得思路并不是很清楚。可能是因为刚开始的字幕很短,隐约知道是一个摄影师,熟悉的人或者说是看过他摄影作品的人可能会知道这是在说什么,但是一般的观众呢,不注意的观众呢?大家会被后面具有震撼力的画面和内容吸引,而忘记了刚开始那短短的介绍性的字幕。就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这是我的第一印象,当我再看第二遍的时候就能体会出其中的脉络了,但是如果刚开始焦波的有关介绍稍多一点的话可能就会更好了。 

   

  再说片头,“俺爹俺娘”的两张脸出现时的效果很好,有一种岁月刻画的痕迹,有那种为了儿女操劳一辈子的感动。正文开始,景色陪着民族的歌声,既交待了环境,地点,又从侧面给人一种农民淳朴的感觉。觉得整个片子都透着家乡的气息,乡土的气息。 

  上面说过了看第一次的时候觉得脉络不清晰,但是当我看第二遍的时候明白了,这里就是在说自己的爸妈,是用另外一种手法替代干巴巴的访谈。所以从总体上感觉是没有思路的,而细细品来,他就像在跟自己的朋友讲述自己最爱的爸妈的一些事情,讲述着他拍摄时的一些故事,从他讲述的事情中,观众又体会着这种深深的爱。篇章是从60岁前没有照过相,开始的,原因是穷,此处点出了小时候的生活,父母的辛劳,也为后文作铺垫。 

   

  影片之所以有如此饱满的感情,是因为它是通过一个个的细节来表现的,像第一次照相的情景;15年后第一次拍电视;小脚的细节;村民的表情……后面开始了介绍爹的情况,他以前读过书,但是没有读完,就很想让家里有个读书人。而焦波在去上学的时候家里也许是动用了全部积蓄给他置办的三件行头,从中可以看出家人的开心。此后57岁的父亲又出去打工了。从制作的角度看受伤那一段的处理很好,因为现在是不可能拍到老人受伤的画面的,所以就用了一些配合音效的画面,像是煤矿,低矮的房间,这样过渡很自然,而此时的背景声音是焦波的讲述,很形象,是一种朴素的感人。 

   

  又回到了现在,老人背诗的声音想起,陪着夕阳的画面,让人想到夕阳无限好这样一句话,有很深的寓意,也是一个很好的过渡。和重外孙女一起背诗,这里可以感觉老人怀有着小时候的愿望,跟孩子赛背诗,除了前面表现出的严肃,勤恳以外还有可爱的一面。这是自然过渡到想要把父母留下来。“总想用照相机留住一天天变老的爹娘”,我想焦波的这一句话是这整部记录片的中心,重心了。 

   

  生活好了,分地了,丰收了,开心了,严肃的父亲要求拍照了,这里真的是透过窗口看全中国淳朴的农民,透过窗口看全世界爱孩子,为孩子付出的父母。其实整部片可以用的当时拍的素材并不多,很多东西不能让老人再去演一遍,这样就失去了真是的感情。于是就用了很多的照片,经过各种处理,加上配音——拍照的“咔咔”声,整个片子更加饱满了。像讲到自己回家,母亲很想儿子,没话说也要找点事做,呆在儿子身边。这里用的画面是夜里农家的院子,窗子里透出来的光线。还有静夜思,无处不体现出思乡,想念的心情,这里的想念是两方的想念。儿子走的时候用的也是用照片,回头,母亲就在身边,让我想起没次从家回学校的时候,爸爸送我出门,妈妈总是在凉台的窗子向外看,跟我招手,每年回家的时候也是做好了我爱吃的饭,爸爸在院门口接我,提行李,妈妈就在楼上的窗子里看着。这些事情是所有的母亲都会做的事情,只有看孩子有没有体会到其中的深情…… 

   

  过年了,过年吃好点,包饺子。这好像是没经历过苦日子的人体会不到的,但这不是重点,父母养育了那么多年,老了不求孩子在身边,只求能过一个团圆年,可是团圆年并不常有,这时候就就整理整理照片,不知道那些很多年只知道钱的人,看了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这个章节以“这就是俺年,俺的亲娘”为终结。接下去就是老头老太太去了北京,此时的景物和之前的大不一样了,氛围,感觉的不一样了。可是故事还是重复着。直到爹娘都住院了,爹要过世了,可是却不敢跟娘说。而那经过门口的永诀,我看到班上很多同学都在抹眼泪。 

   

  也许影像的魅力就在于此吧,一个动作一句话语就成为人们心中永远的感情…… 

 

 

栅栏的背后

   栅栏,栅栏,还是栅栏。 

   镜头在后面,世界在前面,栅栏在中间。颠倒的世界,模糊的世界,栅栏外的世界,是英眼里的世界。英,是白的世界。英和白彼此陪伴着对方,15年朝夕相处,寂寞相对。一个是世界上唯一一只被人工驯养可表演的大熊猫,一个是有着一半意大利血统的女驯养员。一个不会说话,一个不太愿意说话。那条小路上的那个院子里,白唤着英的名字,英看着白的影子。 

   白玉陵40多岁了,照片里年轻时的她十分漂亮。从片子里我们看不出来过去的她的经历,只能看到她现在的姿态:拒绝。她后退,后退,一直退到这间屋子里,守着英15年,每天照料英的吃喝拉撒,变着法子驯、教、哄、逗……还抽空和它聊天。十多年几乎与世隔离的相守,使他们彼此间的感情很深。有时,尽管他们各自独坐一隅,可彼此一个眼神的变化,都能心领神会。英早已成了白玉陵生活的一部分,并融入了她的灵魂。 

   镜头中反复出现隔着栅栏拍摄的画面。在英眼里,白在栅栏的背后;在白看来,英在栅栏的背后。而实际上,注视着栅栏背后的一切的,是镜头,是导演的眼睛。 

   《英与白》,不到一小时的纪录片,我们可以从中解读出世纪末世界的纷乱与人内心的孤独,可以解读出对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的失误的思考,可以解读出心灵间交流与沟通的困境,可以解读出人与动物因为环境而产生的异化,还可以解读出对人性与人格的观照。而这一切,都是导演通过镜头的选取与剪接来传递的。隔着栅栏的颠倒的影像,英从窗口探出脑袋张望对街灯红酒绿的画面,白的碟机里放出的意大利歌剧的音乐,电视机里新闻传递的院子外面世界的信息,小院里独坐发呆的小女孩与英在笼子里呆坐的镜头的对比剪辑,等等这些视听元素的选取与组合,无不让我们感受到栅栏后的那双眼睛,有话要说。在这部纪录片里,导演是有着强烈的主观意图的,导演将自己的主观意图隐藏在这样或那样的“栅栏”背后。这些隐藏起来的深沉的感性,贯穿着这部内敛、沉静的纪录片。 

   三年前,《英与白》在纪录片界引起强烈的反响,三年来,关于它的争论也一直不断。有人说:“这部片子,与其说是拍出来的,不如说是编出来的,想出来的,是一理性化的观点逐步印证、阐述的过程。”又说:“记录者应尊重事实,记录事实,而不以自己的需要改造事实,虚构是一种改造,鱼目混珠式的,细节的虚构是纪录片创作所不能允许的。如果跨过了这点,则意味着纪录片的消亡。”还说:“纪录片创作者需要诚信来建立,获取观众信任,并给他们以思索、想象的空间,而不要用自己的主观性结论取而代之。” 

   然而,我认为,纪录的过程,是发现美的过程。生活在这里,每个人各自在其中探寻。我们找到了各自的美,而正因为是“各自”,里面自然有了不同的选择与解读,主观就在其中。在《英与白》获得的第六届“金熊猫”纪录片最佳创意奖的评语中,评委说道:“影片以独特的角度切入英和白的生活。又从他们平淡的生活中发掘出带着普遍人性的美。”生活具有多义性。即使是纪录片,也只是导演“个人的独特角度”,是对生活的个人解读。因此,对纪录片中“主观”的一概否定,对“记录事实”的狭隘定义,是不符合美的规律的,也是不利于纪录片的个性化发展的。 

   钟大年教授曾在《再论纪实不是真实》一文中谈到,“存在”不是被感知的,而“真实”是被感知的。但这并不是说,“真实”是个任人打扮的小女孩,它必须作为“刺激——认知——反映”这一过程中“认知”环节的合理因素,与人们的生活经验和思维逻辑相认同。电视中的“真实”是形而上的。真实是内容层面事物内涵意义的属性,确切地说,应该叫做“真实性”;而表达层面的行为表象,是客观现实的摹拟形态,确切地说, 应该叫做“逼真感”,它与“真实”的命题无关。 

  “真实”相对于“存在”,本身就已经包含了判断的过程,判断是一个主观参与的过程。因此,我认为,在纪录片中,我们所追求的,应该是“真实感”,而并非是完全原生态的生活流的展示。那种刻意对原生态生活流的展示是对于纪录片的片面化的浅薄理解,对于受众而言,这种展示也是不负责任和不符合传播规律的。 

   《英与白》最为人诟病的就是其中所运用的摆拍,如英和白在生活中的一些场景,英洗澡、看风景、体检等的镜头;英看电视的镜头,更明显的运用了摆拍:英的位置,电视的摆放、摄像机的机位、光线的运用,都作了精心的安排与布置。这些段落的处理,无疑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纪实“拒绝”摆拍的既定规则。但在我看来,《英与白》中摆拍的运用,是创作手法上的突破,是纪录片个性化发展的一个代表。这种摆拍并不是盲目的,而是有其创作依据的。这是一种纪实性的摆拍,而非传统意义上的一种表现性的摆拍。纪实性摆拍在调度好场面后,不干预拍摄过程,忠实地去记录事物发展的自然流程,细节通过抓拍来获取;而表现性摆拍却是根据创作者的主观意愿 ,随时随地随意进行摆布,不仅干预过程,而且当一些细节不如人意时也要进行重拍。这是两种不同创作观念的体现,前者并不违背纪录片的真实性原则。在纪实创作中,表现性的摆拍应予以拒绝,但纪实性的摆拍则可以运用,而且这种纪实的摆拍有时侯恰恰是一种创意的体现。当然这里也有一个把握“度”的问题。 

   英国的格里尔逊认为:“纪录片是对真实的创造性的诠释。”20年代末以来,中国纪录片界开始了广泛的个性化尝试,《北京的风很大》、《解放啦》、《英与白》等作品,在对“真实感”的追求中,种种创新的创作手法被运用。格里尔逊的观点给予了大家一种新的视野与思考角度。在《生活空间》等纪录片栏目在全国各个电视台遍地开花后,纪录片逐渐走入主流的